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银行在拉美债务危机中扮演的角色对我国具有启发意义

2018-05-17 07:59:07 来源:上海证券报
上海证券报 更多文章>>

(原标题:银行在拉美债务危机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自1982年夏天开始,拉丁美洲一些发展中国家相继爆发了严重的主权债务危机。大多数国家陷入了事实上的违约状态,它们反复打破原定还款日程安排——有不少于17个国家执行了偿债日程修订措施,这对于避免全球金融体系瓦解起到了缓冲作用。

拉丁美洲经济危机的出现和危机救援措施的戏剧性、争议性,一时间将债务问题置于经济学研究议题的首位。事实上,已有大量关于当时债务危机的著述,研究内容涉及危机的起源和潜在解决方案两个方面,这些分析和解释都抓住了拉丁美洲债务危机的重要方面,即拉丁美洲的许多国家在20世纪70年代实施了过度依赖债务杠杆的发展战略,造成债务大量积累,同时也削弱了资本偿还能力。但令人遗憾的是,债务危机的供给侧相对较少被提及和关注——拉丁美洲的经济观察者在评估危机原因时,着重于研究债务国在经济政策方面的缺陷,以及对世界经济动荡造成的冲击,少有人把研究重点放在危机蔓延过程中该地区的主要债权人即银行机构上,而这样会很大程度上忽略银行机构的行为,甚至即便考虑到银行机构,也会将其看作附加因素。

美国艾德菲大学(Adelphi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罗伯特·德夫林(Robert Devlin),长期致力于研究拉丁美洲经济,在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ECLAC)工作期间,形成了对拉丁美洲债务问题的诸多想法。他这本《拉丁美洲债务危机:供给侧的故事》独辟蹊径地将研究聚焦在全面探究拉丁美洲债务危机的供给侧动态上,在这个基础上,他完成了对拉丁美洲债务问题的分析。德夫林的结论是:令人“悲喜交加”的银行业,是拉丁美洲信用周期不稳定的内因,导致其趋于上行过宽、下行过窄。当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经济蓬勃发展时,银行会存在过度扩张问题,从而起到烈火烹油、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当经济衰退时,银行会采取过度紧缩措施,又造成了雪上加霜、釜底抽薪的后果。

罗伯特·德夫林教授对拉丁美洲债务问题的分析,目光对准20世纪70年代的现代国际银行,特别考察了其对发展中国家尤其拉丁美洲的贷款。事实证明,这种研究方法非常有效,能从银行机构层面了解供给侧在信贷危机中扮演的角色,探究常常有悖于传统智慧的银行行为,通过分析银行机构在实务中如何放贷,证实了未受调节的银行有过度放贷的内在驱动力。再进一步,作者阐述了信贷市场如何帮助和煽动在债权国的任何当地势力去过度借款,也就是说,供给和需求的动态变化,促使拉丁美洲整个经济体系往过度债务积累的方向发展。

《拉丁美洲债务危机:供给侧的故事》的实质性部分始于第2章,作者特别关注了银行在二战后的扩张:它的起源、贷款的重要性以及银行与外部的最终衔接。从这个角度入手分析,作者在第3章中阐述了私人银行在20世纪70年代为什么以及如何在扩张阶段倾向于激进地发放贷款,成为过度负债和经济危机的真正代理人。

案例解剖,作者选取了秘鲁和玻利维亚这两个进入欧洲货币市场时的“新手”国家,两国在20世纪70年代经历了重要的银行信贷周期。作者运用这两个国家的关于信贷交易合同的重要历史数据,建立起了银行-借款人关系的分析框架,具体阐述从充足信贷供给到过度借贷的转化过程。通俗地说,就是银行在这两个国家的债务危机中扮演了积极代理人的角色。

当债务国累积的债务超过它们可偿还的数额,并进入危机阶段时,银行会怎样处理与债务国的关系呢?在此后的章节中,罗伯特·德夫林深入探究信贷下行周期和延期还款背后复杂的政治经济多种因素。面对危机,延期还款的理论与实践已被武断地规定为对策“标配”,并且根植于债权人的垄断权力中,这种对策将危机的巨大成本转嫁给债务人。事实是,正如银行的行为有助于延长周期的扩张阶段一样,在经济紧缩阶段,银行管理有可能会加重债务人的困境,并且诱发被动的、效率低下的调整过程,这个过程对拉丁美洲的经济发展造成了长期负面影响。实际上,债务国均以某种方式拖欠调整后的债务,在二级市场上交易的银行贷款合同也存在较大的折扣,譬如受债务困扰较大的委内瑞拉的贷款合同折扣高达45%。

据此,德夫林认为,债务国不应该被动地等待国际公共解决方案的安排,因为这个过程将因不成比例的债权人——债务人议价能力和其他客观条件产生一种惯性,使得这种国际公共举措变得“痛苦而缓慢”。因而,在他看来,减少资源从债务国向债权国转移的可能的非传统替代方案,或许是解决拉丁美洲债务危机的多样化路径之一。

由于拉丁美洲外汇管制和储蓄/财政均储蓄恶化迹象,资源的外流阻碍了经济增长和经济重组。因此,拉丁美洲国家不能不面对这种超出想象的困难局面,并考虑加倍努力将内外失衡问题控制住。以德夫林的观察,多数拉丁美洲国家过分追求调整,虽然较其他国家而言一部分国家取得了调整的成功,但这些国家均付出了昂贵的代价。从银行来看,多数债务国的政策性措施助推了改革,国家有效地调动起了投资和私人机构的积极性。历史和常识表明,通过积极的国际公共策略创新,资源外流或能以有序的、具备社会效应的方式减少。无疑,这项策略创新要针对拉丁美洲债务问题的集中特征并提出集中解决方案。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本书阐述的事件虽然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但它很好地兼顾了拉丁美洲地区债务危机的供给侧理论探讨和案例研究,理论与实践并重。尤其德夫林一再指出,银行才是地区债务循环中不稳定的内生因素,这一独特的供给侧经济学视角,揭示了资本市场供给侧状况及调节对于发展中国家经济稳定的重要性,而作者所提出的稳定银行体系的措施,则极具启发意义。

必达财经

上证指数 最新: 2546.33 涨跌幅: -0.85%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