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湖北消费金融又犯规 粗放生长遭顶格处罚

2018-03-06 07:43:02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 更多文章>>

(原标题:湖北消费金融又犯规 粗放生长遭顶格处罚)

一年内两度被罚和吃6张罚单,一向低调的湖北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消金”)走到了行业的聚光灯下。

近期,湖北银监局官网披露了5张对湖北消费金融的罚单。罚单显示,湖北消金因贷前调查、贷时审查不到位,导致贷款资金被挪用,被罚40万元,并对公司4位相关人士处以警告。

这并不是湖北消金第一次受罚。去年3月,湖北消金曾通过券商非公开发行资产支持证券专项计划进行融资,但尚未满足相应融资条件。湖北监管局以“违反规定从事未经批准的业务活动”为由,对其罚款50万元。

银监局对湖北消金的两次处罚,都接近顶格处罚。易观智库金融领域分析师王蓬博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处以现金罚款和警示对公司自身发展不会有太大影响,对公司和行业警示意义更大。”

湖北消费金融是经银监会批准成立、中部地区首家全国性消费金融机构,2015年4月开业,由湖北银行联合TCL集团、武商联集团、武商集团等发起。

在处罚后如何调整业务实现合规发展,记者联系湖北消费金融相关人士,对方表示公司概不接受媒 体采访。

粗放发展隐忧

在收到银监局监管处罚之后,湖北消金被媒 体曝出在2017年年底湖北、深圳以及河北地区的代理机构停止进件,粗放发展的弊端显现。

湖北消金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停止进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现在已恢复正常进件工作,但审核时间从原先的3个工作日之内调整为7个工作日左右。”

据湖北消金官网显示,目前有“嗨贷”“嗨花”两大产品体系,产品涉及装修、美容、购物消费、教育培训、汽车等消费场景。“嗨贷”包含了保单贷、基金贷、薪金贷、护照贷等,通过房产、护照、公积金、保单等申请相应额度的现金贷款,如按揭房可申请月供的40-120倍,最高额度20万元,其中保单贷还从去年11月由8家保险公司增至22家;“嗨花”为小额循环贷,仅需身份证即可申请办理,最高额度1万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湖北消金同样采取“线上+线上”模式发展业务,其线上依靠APP进行业务申请。但与大部分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走线下驻店模式不同的是,“线下”为通过武汉、深圳、成都、北京、上海、西安等6个营销中心与代理机构展开线下信贷业务。

“APP作为一个申请窗口,目前公司要求对首单用户进行面审面签。”上述内部人士称。

2015年4月,湖北消费金融开业之初,湖北消金副总裁刘荣曾对媒 体表示,湖北消金的消费贷款年化费率约为15%-17%,低于市场两到三个百分点。公司已介入央行及第三方征信系统,如果申请者存在大额欠款等情况,则很难通过审查。消费贷款主要用于居民日常消费需求,不得用于购房、炒股等。

而时代周报记者以贷款人身份向湖北消金业务人员咨询,该业务人员表示,“贷款申请时不需要提供使用用途,完成放贷后也不再做款项跟踪。”

股权换资源

据湖北消金股东鄂武商发布年报显示,2015年湖北消金开业首年亏损2700万元,在2016年上半年开始扭亏为盈,年底实现净利润2819万元,2017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3778万元,是去年全年的1.34倍。湖北消金的盈利速度略高于同一梯队开业的马上消费金融、苏宁消费金融。

湖北消金利润的增长,同时也面临着资本充足率逐步下降的情况。在去年通过券商非公开发行资产支持证券融资未能成功并被处罚后,湖北消金转道增资扩股完成了融资。

公开资料显示,湖北消金起始注册资本为3亿元,在2016年12月将注册资本增至5亿元并调整股权结构,引入万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宇信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股东。

对此,王蓬博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同行拆借利率低,是持牌消费金融重要的资金来源。当其他资金来源增加,增加注册资本是为了合规,也是为了有补充资本金的空间。”

根据2014年1月1日起实施的《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消费金融公司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3亿元,同业拆入资金余额不高于资本净额的100%。

增资与股权变更获批后,湖北消金的股东结构由“商业银行+消费品制造销售方+零售业的经营方”变为“商业银行+消费品制造销售方+零售业的经营方+金融数据提供商+金融IT提供商”。

“消费金融公司以扩股增资的方式引入新股东是达成合作、增强自身能力最快的方式。”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为了完成增资,湖北消金原控股股东湖北银行持股比例由50%下降至30%,失去控制权。湖北银行曾对此表示,“各股东充分考虑湖北消费金融的未来发展,以期借助两家公司在大数据、科技研发上的专长,支持湖北消费金融在互联网获客、信息系统建设方面获得长足进步。为满足两家新股东的持股比例诉求,我行主动放弃了此次增资行动。”

“以股权补充资源是市场的选择,但合作模式、业务融合等方面是否符合当前的监管规定是当下可能存在的问题。”尹振涛说道。

湖北银行仍在湖北消金董事会中占据多数席位。据湖北银行2016年年报,湖北消金董事长周楠为湖北银行副行长,另有两个董事为湖北银行董事会秘书尹银火、湖北银行董事徐敦清。

2017年,湖北消金的资产及利润维持着增长的态势。截至2017年6月30日,湖北消金总资产为53.62亿元,较2016年底增长53.99%,净资产为5.91亿元,较2016年底增长6.83%,净利润约为0.38亿元,为2016年同期的3.6倍。

从2015年6月正式放开消费金融市场准入,最早试水行业并纳入监管的合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在业务扩张、服务创新方面都有不错表现,行业也在今年年初频现增资动作。相较之下,湖北消金的资金实力和发展状况处于弱势。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湖北消金的官网上正在招聘“投融资岗”,负责金融债、ABS发行、债券的路演、发行登记及发行后的日常管理与信息披露等工作。可见,补充资本依旧是湖北消金当前发展的重要任务。

监管全方位

前瞻产业研究院近期发布的《消费金融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预计,近几年中国消费信贷规模依然将维持15%以上的增长率,预计2022年市场规模将近50万亿元,行业整体利润规模将超过1.4万亿元。

行业快速发展、市场竞争加剧,监管也并没有放松。今年1月,与湖北消金一起受罚的还有海尔消费金融,因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的相关规定被罚10万元。2017年,马上消费金融因违反《征信业管理条例》与《个人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管理暂行办法》的相关规定遭央行罚款39万元;中邮消费金融因业务涉嫌违规被广东银监局罚款80万元;而北银消费金融遭遇了目前为止行业的最高罚单,罚款金额为970万元,处罚案由包括贷款和同业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超经营范围开展业务,提供虚假且隐瞒重要事实的报表等。

“在行业监管上,现金贷监管已经从用户来源、资金来源、风控、产业合作方式等方面都规定到位了,消费金融的发展环境同时得到了净化,接下来行业该步入新阶段。”王蓬博表示。

在消费金融行业经历了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集中爆发的风险外溢事件,2017年互联网消费金融领域的监管不断规范,各类业务逐步纳入金融监管体系。

“摆在消费金融面前的问题还有骗贷、多头借贷等,开展征信业务的‘信联’正是要解决这个问题,但还需要积累。”王蓬博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尹振涛则认为,目前行业监管的政策最大的问题还是落在执行上。“现今消费金融业务是散落在全国各地的,甚至在二三线城市,或者金融创新的平台,在这种情况下在执行层面上如何去落实至关重要。”

对于消费金融即将面临的监管环境,王蓬博认为,2018年监管将更加严格,消费金融行业两极分化的特征也将更加显著,真正能够占有场景,拥有成熟用户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能够继续拓展规模,而去年依靠传统利差收益的公司在今年可能都不会太好过。

上证指数 最新: 2593.74 涨跌幅: -1.53%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