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众银行慎对“中国版IFRS9”施行

2017-12-25 11:24:52 来源:证券时报
证券时报 更多文章>>
今年4月,财政部修订发布了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23号、24号三项新金融工具相关会计准则,三者合称为“中国版IFRS9”,即《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金融工具》的中国版。根据安排,23家H股上市银行(含“A+H”上市银行)须自明年1月1日起施行新准则。

(原标题:历时9月苦心备战 众银行慎对“中国版IFRS9”施行)

今年4月,财政部修订发布了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23号、24号三项新金融工具相关会计准则,三者合称为“中国版IFRS9”,即《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金融工具》的中国版。根据安排,23家H股上市银行(含“A+H”上市银行)须自明年1月1日起施行新准则。

数据显示,目前23家H股上市银行合计资产规模占国内商业银行总资产的73%。这意味着新准则在2018年的影响面巨大。留给中国银行业适应、理解和实施新准则的时间已不多。

一位金融业资深会计师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新准则编制下,银行最早披露的报表为2018年一季报,具体数据将在半年报上有所体现。“因此IFRS9将不会对2017年年报中的会计科目、净利润、拨备等内容造成影响。”

具体影响方面,不少接受采访的银行人士均三缄其口,并表示仍需视明年的市场情况及后续监管细则的落地再谈。普遍被接受的观点是,中国版IFRS9的实施将必然增加商业银行拨备要求,同时增大利润波动性。

一位股份行计财部人士向记者表示,IFRS9不仅是会计层面的工作,而且是从前台交易录入开始,到后台会计核算及财务报告披露,都需要变更。“未来几年银行需要持续为IFRS9的实施投入大量资源,需要跨部门的深度配合,对总行决策层综合协调的能力提出了考验。”

按部就班备战

记者在年初调查走访时发现,彼时不少银行虽已成立工作组牵头准备IFRS9的实施,并由计财部门、风险管理部门具体执行,但被问及进展往往语焉不详。其原因在于不少银行才刚着手准备,或者说还在学习阶段。

“我们行是从年初启动准备工作,并展开IFRS9实施咨询项目的招标,大致的工作分为金融工具的分类、估值和减值三个模块,财务部主要负责对分类和估值这块牵头,风险部对减值部分牵头,目前工作接近完成。”一位H股上市城商行财务部新准则项目牵头人表示。

成立工作组并展开实施咨询项目的招标,也是各家银行应对新准则的开始。据记者了解,某H股上市农商行今年也成立了项目实施小组,并在6月聘请了外部咨询公司提供项目实施咨询与指导,“各项工作均按准则披露的时间要求有序开展。”

外部咨询机构则需为银行提供准则的深度解读,协助业务部门完成产品及业务梳理、差距分析、数据和系统改造需求梳理,并全程指导准则实施工作,解决疑难问题。因而,较晚展开咨询项目招标的银行也会在招标材料中明确要求“供应商应具备银行业IFRS9咨询项目的实施经验”,譬如九江银行、广州农商行在今年招标时均提出此项要求。

“完成咨询项目的招标后,后面的工作就是各司其职、按部就班了,我们财务部这边首先通过对数据的摸排完成分类模型的设计,再用历史数据不断验证,形成有些会计处理上的方法论和制度,再多层次展开对业务条线、分支行层级的宣讲培训,有些宣讲也是交错进行的。”前述项目牵头人称。

在完成各项准备工作后,银行即可启动IFRS9实施系统的招标。以重庆银行为例,该行在9月开展了三次IFRS9实施系统项目招标,并要求2018年4月完成交付使用,并提供后续维保服务。“实施系统的招标就是一个把银行需求落地的过程,这个不难,只要供应商人力充足就可以做出了。”一位上市城商行风险部人士称。

至于后续报表的披露,前述项目牵头人认为,明年财报披露的具体格式会有很大差异,但目前财政部尚无明确的披露意见。“明年年初会计师事务所会把具体披露格式给银行,我们可能会披露不同准则下的两个口径内容,也就是两个准则暂时并行。”

谨慎评估影响面

“金融工具的分类和计量”是后续减值处理等工作的基础,减值模型的变更则是IFRS9最大的变化。对于部分基础工作不是那么完备的中小银行而言,减值模型的建立难度不小,可谓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

“虽然准则变更名义上是财务和会计上的事情,但实际上追溯本源就会回到巴塞尔体系下内评法风险模型这个事情上去,对银行原有的风险管理和技术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一位上市城商行风险部人士表示,“对部分中小银行而言,他们之前很多基础性的工作都是有欠缺或者没有去做的,这在执行新准则时就会遇到很大麻烦。”

他认为,只要原有内评法下的违约概率(PD)、违约损失率(LGD)这些数据和模型设计较为完善,那么要切换到IFRS9的减值模型中难度不算大,只是颗粒度更高。“其实只是一个数学上的处理,关键是之前的模型要精准,如果原有模型漏洞或者偏离度很大,那切换的难度就大了。”

一位股份行风险部人士也表示,目前商业银行的数据库实力较弱,需要银行增加对风控的资源投入,这对中小型银行有一定压力,但预计具体执行时仍能有折中的办法。他说的“折中的办法”,是指未采用内评法的银行可以抛开PD、LGD这些数据,直接做一个迁移率模型。

“基础工作的完备性,还会在最后实施系统运用的环节显现。”一位城商行风险部门负责人称,这套系统的实施,把银行业务层面、风险管理、财务会计全部连接起来,对银行基础管理的要求非常高。“连通的过程中就会发现前台业务部门的业务系统没有做好,或者风险管理环节又发现减值模型有问题,到财务那块又发现报表出问题,或者核心系统出问题,连接的时候就会很痛苦。”

“我们在向行领导汇报时,也是偏谨慎地去评估影响,毕竟现在还有不少地方都是不清晰的,譬如非标资产的分类计量。”一位H股上市城商行高管说,“真正谈影响可能还是要运营一两年之后,不同银行的资产结构、财务和风险政策也不一样,很难量化。”

必达财经

上证指数 最新: 2489.26 涨跌幅: 0.11%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