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意外被否后10个月 南京银行再启140亿元定增 “烟草系”再成上市银行定增金主

2019-05-22 01:57:00 来源:券商中国
券商中国 更多文章>>

(原标题:意外被否后10个月 南京银行再启140亿元定增 “烟草系”再成上市银行定增金主)

上一轮定增意外被否后十个月,南京银行再次启动140亿元定增。

21日晚间南京银行公告称,该行董事会决议通过非公开发行方案,拟向江苏交通控股、江苏烟草、南京紫金投资、法国巴黎银行等4家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95亿股,拟募资总额不超过140亿元。目前该定增预案尚待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与去年7月底未获证监会发审委核准通过的定增预案相比,此次定增规模、数量均保持不变,但发行对象从5家减少至4家,名单也有所调整。

事实上,在本月初南京银行举行的2018年度暨2019年一季度业绩说明会上,该行高管就透露今年将“适时启动新的资本补充方案”。话音刚落,140亿元定增方案再度出场。

再启140亿元定增

早在2017年7月底,南京就启动了该行上市以来募资规模最大的股权融资。与本次定增相同的是,当时该行同样计划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96亿股,募资总额也不超过140亿元。

在此之后,该行140亿元定增方案于同年8月通过股东大会决议,并在11月初获江苏银监局核准。证监会官网显示,南京银行此次定增在11月7日报证监会审批,证监会于11月14日受理,并在12月中旬给出第一次书面反馈。

但令人意外的是,农业银行千亿定增、张家港行可转债、贵阳银行及宁波银行优先股等银行再融资陆续过会之后,南京银行140亿元定增在2018年7月意外被证监会否决。

“可以说,前面的路都走得很顺,结果在最后的关口倒下,我们也是一头雾水。”该行内部人士当时无奈地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不过,该内部人士对定增未获通过也并不完全悲观,“没能通过定增补充资本确实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但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每年的内生性资本增长已经足以支撑我行每年两位数的增幅。”

事实也是如此。在大零售、交易银行等轻资本业务转型的基础上,去年南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降反升,截至2018年末,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达8.55%,较年初上升0.56个百分点。

今年以来,南京银行再度谋划新一轮定增。南京银行行长束行农就在本月初该行2018年度业绩说明会上透露,今年将适时启动新的资本补充方案,一旦启动会尽快实施。

“烟草系”再度参与上市银行定增

根据非公开发行预案,南京银行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对象共4家,包括江苏交通控股、江苏烟草、南京紫金投资、法国巴黎银行。

与此前被否决的定增方案相比,发行对象数量及名单均有所变化:太平人寿、凤凰集团、南京高科均退出原定增方案,取而代之的是法巴银行、江苏烟草。

由于此次发行规模较大,相当于发行前总股本的19.99%,发行后总股本由84.82亿股增至101.78亿股,且此次发行对象中包括重要股东,这也不可避免地对该行现有股东持股比例产生影响。

其中,原本持股15.01%的法国巴黎银行(含QFII)也参与此次定增,拟认购此次定增计划中的约1.21亿股。但法巴银行的持股比例仍将有所下降,由15.01%将至13.7%,继续位列第一大股东。

南京市国资集团则通过旗下的紫金投资参与定增,增持规模约1.94亿股,但持股比例同样下降至12.25%,仍居该行第二大股东。另一家南京市国资集团旗下企业——南京高科此次并未参与定增,持股比例将降至7.86%。

与此同时,江苏省国资委100%持股的江苏交通控股通过此次定增,将持有10.18亿股南京银行股份,占该行总股本的10%,成功跻身南京银行第三大股东。

此外,江苏烟草也出现在南京银行此次定增发行对象名单中,将通过此次定增持有该行约3.63亿股,占该行发行后总股本的3.57%,成为南京银行第五大股东。

在这之前,“烟草系”还参与了包括中信银行、兴业银行、交通银行、农业银行等在内的多家上市银行定增,并进入前十大股东。此外,在江西银行、长城华西银行、云南红塔银行等地方银行股东名单中,“烟草系”也占据重要位置。

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据发行预案,南京银行此次定增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而对该行来说,补充核心资本存在必要性。

财务数据显示,该行今年一季度末合并口径下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为8.52%,位列A股上市银行较低水平。随着该行各项业务的稳健快速发展和资产规模的不断提升,该行预计未来资本充足水平仍将有所下降。

而根据该行资本规划要求,资本管理的最低目标为: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 8.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9.5%,资本充足率不低于11.5%。基于此,该行有必要及时补充资本金,保持适度的信贷投放增长,提高风险抵御能力。

据南京银行测算,以3月31日为测算基准日,假设本次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为140亿元,在不考虑发行费用的前提下,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均将较发行前提升1.66个百分点,分别达10.18%、11.36%和14.44%。

“对银行的发展而言,资本制约是一项很重要的因素,尽管我们的资本充足水平不降反升,但还是相对较低。”南京银行董事长胡昇荣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他进一步指出,“这是我们的一块心病,必须要下决心解决资本补充的问题,否则对全行现在和未来的发展都是不利的。”

银行资本补充继续火热

对于商业银行而言,资本补充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即便是银行业不约而同地提出“轻资本”转型,资本也仍然是一项至关重要的制约因素。

近期,评级机构穆迪表示,2018年中以来中资银行的资本募集步伐加快,2019年将保持这一旺盛势头。据穆迪测算,2019-2020年国内银行每年的资本补充再融资需求大约5000亿元。

穆迪认为,促使银行在今后数年加快发行资本证券的因素包括:银行大量存量资本工具将在2019年-2020年进入可赎回的状态;大型银行需要更多的资本来满足即将实施的附加资本要求;银行可能会面临贷款增长加速,因而资本消耗加快。

穆迪预计,新引入的永续债可能会成为未来发行的主力,并吸引更多投资者。事实也是如此,总体来看,在上市银行股价大多仍处于“破净”状态的情况下,去年底推出的永续债成为上市银行补充一级资本的第一选择。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已有11家银行披露永续债发行计划,合计发行规模接近6000亿元。其中中行已于1月成功发行首单400亿元永续债,民生银行也在本月获银保监会批准发行不超过400亿元永续债。此外,温州银行、莱商银行等一批未上市银行也希望发行永续债。

考虑到永续债的发行便利等因素,部分分析人士认为,这将对商业银行通过优先股补充资本的动力造成冲击。

“一是永续债的审批效率高,只要银保监会、央行审批通过即可发行,二是永续债的损失吸收减计和优先股不一样,不会摊薄股东权益,三是永续债无需循环发行,没有到期日,还可以提高全行长期净稳定资金比例。”一位上市股份行副行长这样总结永续债的优势。

不过浦发银行行长刘信义在该行业绩说明会上回答证券时报记者提问时表示,对于商业银行而言,并不是说有了永续债,优先股就成了“鸡肋”。“不同银行的资本补充需求、策略和偏好并不一致,还不能说到底谁替代谁。”

除永续债外,二级资本债作为商业银行补充二级资本的常规手段,今年愈加受到青睐。据统计,今年以来,商业银行已累计发行二级资本债券3640亿元,目前发行规模已接近去年全年。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上证指数 最新: 2938.14 涨跌幅: -1.32%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